万事博首页

2019年11月18日 11:43 信息编号:VZFrFE9mZ 我要留言
  • 买卖 电位器
  • 3040元
  • 商家/经纪人
  • 出租
  • 晁巧兰
  • 15969887961
  • 徐州市融痘砂轮切割机设备公司
万事博首页收录查询:百度 搜狗 360   分享更易传播
详情介绍

  回来再说新派来的罗使,也和总理、国焘年纪相仿,是个毛头小伙。一听国焘不听摆弄,马上召见,打算亲自训诫。结果,依旧是一番唇枪舌剑,各不相让。争论管争论,国焘还有些组织观念,立刻向罗使汇报:他已派总理赴南昌组织前敌委员会,准备发动南起之事。罗使一听,算是找到树立自己权威的一箭双雕好办法了。他立刻通过密电,向国际汇报了中共自行决定举行南起之事。中共竟敢擅自做主,国际当然不满。三天以后的7月26日,回电宣布:既无经费支持南起,也禁止苏联顾问参加南起。同时,还建议中共最好不要暴动,把第四军的党员分散到农村去。

  赣州战役失利后,中央局依然决定在赣江流域向外扩张,并决定撤销一方面军番号,以一、五军团为东路军,三军团加湘赣、湘鄂赣苏区地方武装为西路军。但此时苏区在批判了 的“富农路线”以后,对区内“先进生产力代表”大加挞伐,经济上虽未出现鄂豫皖那样的崩盘,却也困难重重,养不起这么多红军了。中革军委不得已,只能让东路军暂到苏区以外的闽西活动筹款。 见有机可乘,便积极向总理建议,攻打没有城墙保护的漳州,一则调动敌军,二来也从当地获取资财。总理正为出不了政绩而焦头烂额,闻言大喜,便让 以苏维埃 身份,率东路军远征漳州,自己留在长汀看家。

万事博首页  不过,此时中共政治、军事力量的精华都在武汉,对付夏某一支孤军还是存在胜利可能的。在中共积极建议下,武汉政府于17日通过对夏某的讨伐令,并委任叶挺为讨伐军前敌总指挥。随即,驻汉口的陈总等中共领导层,迅速委派国焘过江去武昌,负责为叶挺提供后备力量和稳定后方。国焘的组织能力确实很强,一看没有渡船,就划小舢板过长江。到武昌后,他一方面率少量部队巡视市区,安定秩序;另一方面主持将武昌中央军校的4000学生、中央农民讲习所学员500人以及工人运动讲习所人员1500人,总共6000人编成中央独立师,交给叶挺带往前线。  在这些委员里,总理取向至关重要。如果他仍站在博古一边,陈云必定也站到总理一边,同总理、 都是战友的老总就很难表态,当时人微言轻的少奇更将无所适从。总理支持 的直接原因是,老蒋故意泄密的电报(具体而言,是打给湘军刘建绪部的),已于12月11日夜,被负责无线电侦察的军委二局截获。掌握到确切情报的总理(这里不难看出, 在没有条件掌握确切情报情况下,却能料敌在先,确有雄才大略),经过几天思考,认可了 的对策。但除此之外,间接原因更为重要。总理尽管一直保持党内谁上台就为谁效劳的处事原则,但谁能干谁无知,谁可能带领党走向辉煌,在他心里是有一杆秤的。应该说, 留给总理的印象是,为人冷酷独断,属曹操、司马懿一类野心家;而且做事大而化之,常出这样那样的纰漏。故放在平时,总理绝对不会拥戴 执掌中国革命之舵。但问题是,眼下红军已行将灭顶,用正人君子思维跟敌人干,一定是干不过了。这时候,革命需要曹操,需要司马懿。这样, 原先重大缺陷,便一举成为重大优点,总理倒向 也就顺理成章。

万事博首页楼主最后这段,恰巧是秋白的翻译版。信仰和文人面对残酷的表现,有时候不是严丝合缝的。即便是楼主对比的国焘,也有语焉不详的表现。肯定他们的信仰,不必苛求他们的表现。但秋白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人。错误的百分比要让给国际,秋白占零头。看过瞿秋白的《多余的话》,有一点可以肯定,瞿秋白绝对不是叛徒,也没有偷生的想法,他是敢于直面死亡的,甚至有点解脱的感觉的!我们习惯性的认为革命者就应该视死如归,就应该无所畏惧,而瞿秋白却真实的告诉我们:革命者首先也是有血有肉的自然人!既然是人,就有人性天然的弱点和缺陷,不管怎么说,瞿秋白是以共产党员的身份走上敌人的刑场的,而且,如果他真的流露出偷生的念头,国民党也不会杀他,但他放弃了,选择了直面死亡  老蒋那边可是早就等着安抚中共了。所以,当4月8日国焘在总理陪同下前往黄埔军校时,老蒋对国焘十分客气,再三表明自己没有反共意图,双方一拍即合。为表现诚意,老蒋当日就把给之龙设套的欧阳格免职,关进虎门要塞。接着,他公开表示,“中山舰事件”与中共无关。于是,被赶出黄埔军校和第一军的五十多名中共党员也重回黄埔,编成一个高级训练班,由总理当班主任。省港罢工委员会工人纠察队的武器也发还了。黄埔军校内中共组织的青年军人联合会和国民党右派组织的孙文主义学会同时被取消。到4月14日,连之龙都被释放重新安排工作了。国焘秉承陈总旨意,认为之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坚决不同意他再回中共。但等大革命失败,他仍被看作中共一方的人,被迫逃往日本。1928年2月,他潜回广州,结果被捕遇害。因没有中共党员身份,至今也没有获得烈士称号。

万事博首页  最过火的行为莫过于处死叶德辉了。此人系前清遗老、国内名儒,还是著名甲骨文大师王国维的老师,本算不上土豪劣绅。偏偏他不识时务,给湖南省农会送去一幅对联。上联是“农运长久,稻粱菽麦黍稷,一般杂种”,下联是“会场广阔,马牛羊鸡犬彘,都是畜生”,横批是“斌卡尖傀”。上下联好理解,是骂农会“杂种”、“畜生”,横批又是什么意思呢?原来,把四字拆开就是“不文不武、不上不下、不小不大、不人不鬼”。叶某人仗着有些才学出口骂人,自然有错在先,但他并无血债,即使解放后落在人民政府手里,也不过劳动改造而已。在当时,中共湖南省委为打击其嚣张气焰,千方百计派人把他从长沙城内躲藏处抓了出来,戴高帽游街完全可以。但于4月3日将其公开处死,就属于不讲政策了。果然,消息传出,海内一片哗然。其中,王国维担心北伐军打到北京,中共掌权,自己也会落得同样下场,干脆于6月2日投颐和园昆明湖自行了断。:政治本身就是排斥那些虚情假意道德的,在必要情况下,损害一部分人利益甚至剥夺其生命,是为了造福甚至拯救大多数。这种道理是你这个无耻流氓所不懂的,但你如虚心向我请教,我还会客气地对你指点一二,而胆敢口出污言秽语,那就坚决镇压!:头你这一副造反派流氓嘴脸,简直是无知无耻透顶,就你这熊3还要给我指点一下,你也配…挺后悔看了你的帖子,现在还没吐干净… 你包庇叛徒屠夫,讽刺侮辱革命和领袖…张嘴闭嘴镇压的…你真是丫…有这能耐,何苦在这混呢?去香港啊,干点很适合你干的事儿,你不能吗?

万事博首页  由于有这层关系,莫雄在散会回到德安后,立刻就把打包文件一股脑交给三位地下党员。三人见后哪敢怠慢,随即把计划要点密写在四本四角号码字典上,准备星夜送往瑞金。他们并不知道,路上即使被敌人发现,也会照样保送过关(但事后,他们会和莫雄一同被秋后算账),都认为是一项可能付出生命代价的任务,争相要求承担。最后,家乡在苏区边缘连城的项与年,以地理优势争到了任务。他先化装成教师往苏区进发,等接近苏区时又觉得不妥,便一狠心拍掉自己全部四只门牙,改装成为乞丐,这才完成了任务。项与年的英勇奉献事迹在六十年后,被他孙女、八十年代福建省委书记项南之女项小米写成了小说《英雄无语》,只是她没能分析出祖父的行为尽管英勇艰险,却在客观上替老蒋做了一趟信使。  而事实上,老蒋在红军还没正式突围之前的10月18日,就已获知红军主力在苏区西南部大量集结的情报。老蒋通过估算时间认定,自己精心编造的“铁桶计划”已经通过他所不能侦知的渠道,传递给了中共决策层,红军就要离开苏区远征,不禁心中狂喜。如果老蒋只是为了把红军诱出群众基础广泛的苏区,以便聚而歼之,就完全可以利用环苏区封锁线上公路,预先把重兵调动到红军长征路上。这时,国民党军已经能把一方面军主力,包围在二三道封锁线之间。那样的话,一方面军就算最终能杀出重围,也得像四方面军那样,打一场漫川关那样的恶战。那老蒋为何不这样做呢?这得从他的第二条用心说起,即希望红军与沿途地方军阀互相残杀,以收既保存自己、又削弱甚至消灭对手的四两拨千斤之效。那如果地方军阀窥破他的用心,不肯出力火并红军,那又当如何呢?对此,老蒋也有成竹在胸,他清楚红军队伍里新兵不少,即使没有战斗,也会因为恋家而逃亡。而且,路程越远逃亡者越多,一支雄师渐渐就会拖成弱旅,正所谓“躺着也中枪”。

万事博首页  关于策略方面的决议,否定了鲍使和陈总提出的西北战略,要求中共就在两湖开展更深入的革命。决议终于摒弃了替国民党做苦力的指导思想,首次认为中共应该掌握革命领导权。而为了确保革命领导权,就必须由党来直接领导革命军队,会议认真讨论了具体途径。大会还提出了土地革命要求,规定了将土地无条件转让给农民的原则。可以看出,苏联和国际在花费巨额金钱试图让国民党成为苏联在华利益代言人努力行将失败的前夜,终于下了转而扶植中共,试图通过让中共取得政权而获取在华利益的决心(二十多年后,苏联这个愿望看似已经得以实现,但很快又被 破了局)。然而,由于在前一阶段只拿中共当苦力,当时中共并无足够实力(尤其是足够军力)取得革命领导权。即使是土地革命,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武汉国民政府身上,特别是其首领汪奸个人身上。  然而,鲍使并未给老蒋喘息时机,继续对其进行政治打击。4月5日,他操纵武汉国民政府借口接纳冯玉祥军,宣布取消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一职,任命老蒋为第一集团军司令,老冯为第二集团军司令。而在此之前的4月1日,汪奸已从苏联回到上海,重任国民党首席领袖也成定局。摆在老蒋面前的路只有两条:前一条是认命,从操控国民党中枢的风云人物,跌落到只拥有第一军的普通军阀,从此保存实力、随波逐流、趋利避害。后一条是放胆向命运挑战,干脆同武汉政府公开决裂,树起自己的政治大旗来。

万事博首页  到了这时,李德再也不敢贸然向敌碉堡封锁线发动进攻,只得向坐镇上海的弗使发电求教。弗使倒有些真才实学,见形势危急,开出了 曾建议过的老药方:派部队打到老蒋大后方江浙皖去。但博古没有魄力全师出击,经妥协,执行外线作战任务落到了七军团身上。七军团是个小军团,被从连城前线召回,突击补充了2000多名新战士以后,总兵力不过6000余。武器更是少得可怜,只有1200余支枪和6门迫击炮。领导班子也很寻常,军团长寻淮洲、政委乐少华、政治部主任刘英,只有参谋长粟裕是未来一颗耀眼的将星。  朱毛磨合成功,为红四军成为一支中共最为坚强的军队奠定了基础。他们很快又于1930年1月,粉碎了赣闽两省之敌的“会剿”。接着,又首次采用“诱敌深入、聚而歼之”战术,在2月24日、25日进行的水南战斗中,歼灭敌独立15旅约4个营。  在此期间,彭总和滕代远率30团残部300余人从井冈山突围以后,于1929年4月1日在瑞金与红四军主力会合,改编为第5纵队。随即,于4月11日回湘赣边界恢复根据地,并在5月2日回到宁冈,与由王佐32团改编的红四军第6纵队并肩战斗。但由于斗争环境残酷,到7月中旬,两个纵队实力仍只相当于5个连,被迫合编为第5纵队。到了8月,应湘鄂赣边特委要求,彭、滕率第5纵队前往铜鼓、万载一带的湘鄂赣边根据地(也就是 领导秋收起义的地区),与在当地坚持斗争的黄公略部会合。并于9月2日,重新合编为红五军,共有长短枪1300多支,重机枪2挺。之后,红五军通过一系列战斗,到1930年3月下旬,湘赣边、赣西、湘鄂赣三块苏区日益得到巩固,孤悬其间的只剩下一座吉安城。

万事博首页简介